5G传送承载网在光通信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?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09 12:25

5G时代b

众所周知,5G传送承载网络主要分为前传、中传和回传三部分,但在日前举办的“第三届光信息与光网络大会”上,中国联通网络研究院首席专家唐雄燕称,“目前来看,中传基本上并不需要考虑太多的问题。5G传送承载网络基本上分为两部分,一是前传,一个是城域传送承载网。”

5G三大应用场景的独特性对传送承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与过去相比最显著的变化是大带宽,因为5G与4G相比,接入速率提升10倍,终端数量极有可能也是10倍的增长量;此外,低时延也是主要的不同点,缩短端云距离,增强中间环节,降低处理时延,部署QoS防止拥塞;高精度时间同步,5G基本业务对时间同步的需求同4G一样;5G传送承载离不开网络切片,但网络切片需要无线核心网和承载网的联动;在网络的云化和智能化方面也需要高要求,随着整个的网络的复杂性和对弹性的要求,未来可能需要通过SDN和AI的技术来实现网络的弹性和智能化;低成本,实现功能、性能和成本的平衡。

唐雄燕特别强调,5G承载与城域传送承载发展是需要统筹考虑的。城域传送网络体系分两部分,一是核心汇聚层,二是接入层。在3G/4G阶段,中国联通选择的回传技术体系是IPRAN,在5G时代,中国联通将持续应用IPRAN,现已升级到了IPRAN 2.0。

“此外,5G的前传和末端接入部分主要是以光纤为主,但在光纤不足的情况下可能采用WDM。”唐雄燕指出,“联通一直在推进G.698.4的发展,对于产业波峰来说如何实现低成本的光模块,是中国联通一直努力的方向。”

随着光通信行业的不断发展,尤其是5G逐渐进入大规模的部署阶段,也推动了光模块的发展。由于光模块和光器件在通信网络的成本占比越来越大,制约了网络的总体成本;因此降低光模块和光器件是光通信产业的重要目标。如何减低成本,唐雄燕指出了几点建议:应用新材料、新技术、新技术,如硅光实现技术创新;加强标准化与规模化,减少产品的类型;做到通信网络和DC网络共享光模块产业链;努力实现国产化。据了解,为发展低成本的城域接入型MDM系统,中国联通正在积极推动基于G.698.4标准的低成本可调谐10G/25G光模块的研制。

在光通信的发展历程中,除了支撑基础网络外,另一个重要的定位方向是业务网,可以说业务网是光传送网的新使命。顾名思义,业务网是面向政企客户的专线业务网。基础网络和业务网络二者在物理设施上可部分融合,也可相对独立。随着云服务的发展,政企专线业务快速增长。